“干不倒友商,就加入友商” 在新年伊始,原联想副总裁,人称 “碰瓷王” 的常程就给在跳槽边缘试探的人们上了一课。

2019 年最后一天,曾经国内手机四大巨头 “ 中华酷联 ” 之一的联想手机掌门人常掌柜常程发微博称从服役 19 年的联想离职,2020 年 1 月 2 号时隔两天常程转身便宣布加入了小米为梦想而努力。无缝对接的速度让人措手不及,社保都不用担心断缴,堪称跳槽界的典范。

业内人皆知,在常程日常 “碰瓷友商” 的日子里,最喜欢怼的友商就是小米。14 年他在微博中称 “打倒小米也许有点累,打倒小米没想象中的难 “到 18 年依旧称 “我们只管玩命干,不服来战 @小米手机”。怼了数年之后,转眼间握手成队友,这波操作让人措手不及,也引起了业界对是否违反 “竞业限制条款” 的讨论,联想回应与所有高管均签有竞业禁止条款,如有违约,公司将采用法律解决。

这不是联想第一次换帅,也不是小米第一次 “挖人”。从刘军到陈旭东,乔健接棒,落在常程手上,五年四度换帅依旧没能带领联想复兴。而金立前总裁卢伟冰和联想前总裁常程先后加入小米,择良木而栖无可厚非,但联想如何从智能手机老大哥的地位沦落到 “掌柜出逃”?小米又如何从互联网新秀成为大佬云集的 “风水宝地” 呢?

“机海战术” 和 “为发烧而生”

实际上,联想的手机业务比小米华为苹果都早,2002 年 4 月,联想移动通信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主要从事联想品牌手机的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到 2009 年 9 月,联想手机的市场份额达到了中国手机市场第三、国产手机厂商第一的位置。

2010 年,联想集团在美国消费电子展上高调发布移动互联网战略,推出第一款智能手机乐 phone,主打高端市场,并且要 “下定决心要和 iPhone 背水一战”。 当时,杨元庆曾豪情万丈:“乐 Phone 卖不过 iPhone,就是失败!”

2012 年前后,联想手机更是与中兴、华为、酷派并称 “中华酷联”。IDC 数据显示,2012 年联想手机出货量、市场份额在中国市场仅次于三星。其后的两年,联想手机 “蒸蒸日上”。2014 年 1 月,联想手机一举以 29 亿美元从谷歌手中收购摩托罗拉,买来了 3500 名员工、2000 项专利、全球 50 多家运营商的合作关系。

分析认为,联想手机巨大出货量背后是对运营商渠道的依赖。而随着华为转型,小米、荣耀等互联网品牌的诞生,联想依赖运营商渠道的弊端开始显现。进入 2015 年,联想手机销量大幅下滑。IDC 数据显示,2015 年第一季度,联想手机出货量下滑 22.8%。

2018 年 5 月,常程肩负着复兴重任接替乔健,决定瞄准 5G 市场发动 “机海战术”,相继推出了 S5 Pro、联想 Z5s,今年的 Z6 Pro、联想 Z6、联想 Z6 青春版、联想 Z6 Pro 5G 等产品。将小米作为直接竞争对手,常程也在微博上多次 “碰瓷” 小米。但根据第三方市场调研机构 Counterpoint 的数据显示,2019 年二季度末,联想手机 (含摩托罗拉)在中国市场销量仅为 30 万台,常程也回天乏术。

反观后来的 “楞头青”——小米,在 2011 年智能手机竞争最凶猛的时候强行杀入市场。2011 年 12 月 18 日,小米的第一款手机——小米 1 正式在网络上开卖,5 分钟 100 台售价 1999 元的小米 1 宣告售罄。

2012 年 6 月,小米完成了 C 轮 2.16 亿美元的融资,估值达到 40 亿美元,此时小米仅仅发布了一款手机。8 月 16 日,小米 2 正式发布,11 个月之后,雷军通过微博首次公布了小米 2 系列的销量突破 1000 万台,此时,这个 “为发烧而生” 的互联网手机品牌终于在智能手机市场拥有一席之地。

2013 年末,小米推出红米手机,打破了 “中华酷联” 四大国厂千元机市场的垄断。凭借着低廉的价格和极高的性价比,根据 IDC 发布的数据,小米在 2014 年第三季度以 1730 万台的出货量,成为仅次于三星和苹果的全球第三、国内第一大手机厂商。

但随着体量的增大,供应链、质量以及创新上的问题都开始被放大,在此后的 2015 年和 2016 年,小米经历了成立以来最大的一次危机。在这两年里,小米 note,小米 5 连续翻车。手机发热,续航不足等产品质量、配置不符合粉丝预期,陶瓷版经常缺货等问题让小米整体销量都出现下滑。经历 16 年销量大幅度下滑,雷军为了重振小米,亲自负责研发和供应链,大规模开展线下店,发力国际市场,小米 MIX, 小米 6 等口碑机型重回大众视线,2017 年,小米销量重新爆发。

从小米、联想全球出货量对比可以看出,联想手机的全球出货量从 2015 年开始持续下滑,但小米手机的全球出货量在经历 2016 年的下滑之后持续增长,在 2018 年突破了 1.19 亿部。

业内分析认为,联想手机在国内市场份额的持续下滑与其战略频繁变动有一定关系:从早期的 “乐 Phone” 到后来的 “VIBE”,再到互联网品牌 “乐檬” 及 “ZUK”,联想手机没有做出 “爆款” 产品。目前联想手机不足市场份额 1%,在 5G 战场的较量中,与华为、OPPO、vivo、小米已经没有可比性,联想手机未来何去何从充满了疑问。

而小米这边,在 2020 年的第一个工作日的新年全员信中,宣布集团战略重大升级,未来五年投资 500 亿元加码 “5G+AIoT(人工智能物联网)”,常程在联想的多种智能终端管理经历或许能够助小米一臂之力,这也是小米的野心所在。

“风云诡谲” 的国际化战场

联想是中国最早一批扬帆出海、打造国际品牌的企业。联想在超算方面的实力无可厚非,在全球 PC 领域的地位也是有目共睹的,它的确算得上我国高科技企业国际化方面的一个典范。从柳传志当年依靠 20 万元艰难创业,到如今成为全球第一的 PC 供应商,联想通过并购 IBM 的 PC 业务等一系列的并购策略,致力于联想品牌的全球化,可以说走出了一条成功的国际化道路。

联想虽然曾有过辉煌的历史,起点即达到一定高度,且受到过中科院的扶持,但在近几年也被媒体和网上评价为逐渐沦为 “组装厂”。近日虽然公布了财报的联想,坐拥 24.9% 的 PC 市场份额,但移动设备市场的表现却依然疲软而无能为力。业内人士评价说:“联想坐拥 PC 渠道,但在如何打通 PC 和手机这个问题上,联想没有考虑清楚,也错过了机会。”

另一端,小米手机在国际化进程中却是高歌猛进。2016 年,小米开始进军印度市场,它采取的营销策略是在线限时低价抢购,引起印度人的抢购热潮。目前小米手机约占印度市场 28% 的市场份额,于是小米将印度市场成功经验复制到印尼及西欧等其他重点市场,目前,小米的境外出货量已经占到了总销量的 43%。根据 Canalys 数据,2019 年 Q3,公司智能手机出货量在 40 多个国家与地区中位列前五。根据 IDC 数据,公司智能手机在印度连续 9 个季度保持出货量第一。

但在今年 10 月 30 日,根据 Canalys 数据显示,在 Q3 中国智能手机市场中小米品牌的出货量下降幅度超过 30%,市占率跌破了 10%,2019 年 12 月份,小米宣布进入日本市场,此举或将缓解销售业绩的疲软,成为一个新增长点。

在雷军的新棋局中,2020 年将是小米 5G 业务的 “冲锋年”,也是小米推动 “手机+AIoT” 双引擎的关键节点。雷军在内部信中表示,“小米+Redmi(红米)” 的双品牌协力使公司在 2019 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排行榜中始终稳居前四,同时,稳健的经营使小米实现了非常健康的库存水平,为 5G 时代换机潮做好了资金和放量准备。

根据全国手机零售监测数据显示,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销售情况,正从几年前的” 倒三角” 格局演变成”T” 型格局,智能手机市场的资源正快速集中,国产大品牌的手机销售占领大部分市场份额,而中小品牌的销售惨淡,面临着即将被淘汰的境况。

十年是一个时代的落幕,也是一个新时代的崛起。联想手机在关键人物离开后将何去何从,而常程和卢伟冰在小米重新组合出道又能给 5G 时代的小米带来什么样的火花呢?新的十年我们拭目以待。

大发百人牛牛记者 陈晓、陈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