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时代的音乐用户听歌的种类丰富,版权意识强,VFine 是在市场环境下应运而生的企业。”VFine 副总裁陈鑫谈到。

VFine Music 由唐子御于 2015 年成立,种子轮获得了来自星瀚资本、日本河合创业基金和清华大学创+的数百万元投资。

成立两年内,VFine 又陆续获得星瀚资本、真格基金、水木基金等联投 600 万元天使轮投资。VFine 公司专注于音乐版权的服务,目前主要做两件事:音乐版权的商用授权解决方案服务 ,和音乐作品标准化、统一化的发行服务。

在亿欧的全球创新者大会上,大发百人牛牛与 VFine 副总裁陈鑫聊了聊关于 VFine 对于独立音乐人的支持以及 Z 时代用户喜欢的音乐类型和特点。

在市场中应运而生

“VFine 是在市场大环境下应运而生的,早五年,晚五年都做不了”。VFine 副总裁陈鑫告诉大发百人牛牛。

官方数据显示:截至 10 月底,VFine 公司累计进行正版授权 37 万次,其中 80%为付费商业授权,单次费用最多达 50 多万,最少为免费品牌置换。VFine 公司累计给出 150+商用音乐 SaaS 服务,包括给腾讯广告、统一集团、凯叔讲故事和京东多条产品线等多行业企业提供的曲库合作服务,给新片场、视觉中国、TVCBOOK 等平台提供的分销服务。同时,VFine 公司也为版权方、音乐人的音乐版权提供公平、高效的分账、维权支持。

近几年来,国内在音乐版权和商业变现方面给了很大的利好,大力提倡透明,把利益给到拥有著作权的音乐人。同时 VFine 在在与音乐人签约的过程中,也会去保护他们的利益。与前几年相比,音乐行业发生了两大变化,用户更注重版权以及音乐服务行业越来越专业。

首先,无论是创作者、C 向听众还是 B 向客户,对于听音乐、用音乐需要获得授权这件事都很认同,商业使用的客户更愿意花钱购买作品授权。创作者开始能够更轻松的获取作品的版税,人民群众对侵权事件的发生,立场从以前的缄默变成了反对,并在朝着督促改善的方向发展。

其次,过去音乐行业的发行其实只是简单的上架。 真正有价值的服务,不应该仅仅停留在上架这单一的模式里,应该更加立体,完整,专业。

陈鑫谈到,VFine 只要保证平台内容端的利益和客户的利益,核心目的是提高这个行业的下限,保证音乐人的基本收入保障。

首先,VFine 在培养独立音乐人方面,不会让音乐人签 “卖身契”,只签署合理的分账协议,最大程度保证音乐人的版权自主性。

第二,VFine 负责音乐人的音乐作品宣传,更加可持续化。

第三,VFine 只做音乐版权的服务,给音乐人匹配适合的资源,不会透支音乐人的版权所属。

Z 时代的音乐人不从众

陈鑫发现,中国年轻人听歌的种类非常丰富且分散。Z 时代的音乐人更愿意接受新的模式,他们追求更加公平、透明的市场环境,甚至不在意赚钱多少。同时,Z 时代的音乐用户综合能力很强,很多音乐创作者独立作词作曲,这也成为 95 后、00 后另一个更重要的标签,更全面。

VFine 平台中,海外音乐人创造者的整体素质比较高,同时海外音乐人对于市场更加公平透明的模式比较认可。

另外,中国流量为王的市场现状对于偏创作的作品并不友好。VFine 做的发行不会主打流量歌手或者流量性适合短期匹配、市场即可反馈的作品。而是主打有独立创作能力的歌手,VFine 可以把音乐人的作品发行到海外。这也是 VFine 布局海外的优势。

陈鑫曾在演讲中谈到:中国音乐版权市场一个千亿版权的市场。近几年来,国内用户版权意识提升,音乐消费市场与国外还有一定差距。

“ 当一个市场和任何人从知道要付费到真正把钱付出来,付给谁,怎么到手,需要多长时间才是市场需要思考的。我们处理一些综艺节目侵权的时候,著作权保护的时候,可能一个周期控制两周内就完成了。另外流媒体平台处理可能需要更久的时间。”

谈及未来的发展规划,陈鑫希望 VFine 做一家立足中国,面向全球最好的音乐版权的服务公司,专注于为内容和 BC 端市场提供更好的平台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