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最大的改变是全民 To B 。” 云启资本董事总经理陈昱在采访中谈到。

陈昱,云启资本董事总经理,重点关注企业服务软件技术、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和自动驾驶等方向的投资,并在产品开发和技术方面具备丰富的实践经验。他主导投资了 PingCAP、一起写、ZILLIZ、新石器、锐吉科技、睿企等一系列项目。

加入云启资本前,陈昱曾以 CTO 身份参与创立了智能营销平台力美科技,并主导推出了中国首个专业移动 DSP 产品。他连续三年斩获由华兴资本颁发的 “年度最受欢迎菁英投资人” 称号。

陈昱在谷歌工作过五年,负责个性化搜索和展示广告的开发工作,后来去了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攻读 MBA 学位,并在两家 IDG 资本和中信产业基金实习。就是在那时,陈昱遇到了当时还是 IDG 资本合伙人的毛丞宇,为后来加入云启资本埋下了伏笔。

“投资这件事,能够让我真切的体会到商业是怎样运作的,然后也能够接触很多新的东西,这些对于我来说都是非常有魅力的。我一直想通过技术改变世界。作为技术投资人,我希望能通过投资一批优秀的技术性创业公司去影响这个世界。” 陈昱谈到。

全民 To B 的时代来了

谈及今年的投资环境对投资圈的影响,陈昱认为今年最大的改变是全民 To B。

同时,美元基金和人民币基金偏好不一样。在政策驱动影响下,人民币基金往硬科技偏,集中在高端制造业、半导体以及创新药研发方向。因为大家看到了科创板的开展给他们提供了很好的退出机制。

传统的 To C 行业,包括无人零售、共享经济,以及社区团购等,大家的看法相对比较悲观,正在慢慢往 To B 方向转。

但是美元基金更多偏美国的打法,国外最喜欢的是快速复制上量的东西,所以大家的投资集中在两个领域:一是 SaaS,能够标准化并且快速复制;二是是 B2B 交易平台,GMV 收入越高估值越多。

云启资本投资的 PingCAP 做的是分布式数据库,陈昱介绍 PingCAP 的开源社区昱技术甚至达到了世界领先性,是中国在开源界做的比较好的例子。商业化方面,产品一旦成熟被大家所接纳,增长曲线是一个指数级增长,同时估值也会比较高。陈昱希望可以找到下一个类似 PingCAP 的公司。

智能硬件早期投资只有一次开枪机会

“对于智能硬件领域的早期投资来说,你只有一次开枪机会。优秀的智能硬件公司往往如果这轮不投资,下一轮的估值会变的很高难以进入。” 陈昱谈到。

智能硬件或者是其他的技术比较前沿的公司,一旦技术的壁垒被攻破、突破了技术难题,估值就会增长的非常快。例如云启去年投的一家数据公司,投资后是 2500 万美元的投后估值,今年年初就已经是 1 亿美元的故事,中间的时间很短。

陈昱曾在多次演讲以及采访中表示看好人工智能领域。

从人口因素方面看,中国未来将慢慢步入人口老龄化。中国的劳动力供给在减少,劳动力工资在上涨,中国人工老龄化的趋势相对明显,能替代简单重复工作的机器人就会发挥其价值,解决中国劳动力短缺的问题。在机器人领域,陈昱看好带有移动性的机器人,无人机、无人驾驶、外卖机器人等统称为广义上 “动能+智能” 的机器人。

技术因素方面,智能硬件传感器等零部件的质量越来越好、价格也越来越低以及机器学习和智能化为智能硬件的发展提供了客观因素。海底捞的无人餐厅,用云启被投企业擎朗机器人代替人工传菜、配菜是很好的例子。

大家对无人驾驶的期望过高

目前,云启资本已经投资了包括擎朗智能、Robby、新石器、元戎启行等机器人、无人车项目,并且也在密切关注电池、传感器、高精尖地图等核心技术,布局投资了 E 换电、中天安驰、觉非科技等上下游公司。

以云启在机器人上的几个标的为例,室外货运机器人 Robby,其实就类似一种低速无人驾驶方案,可以应用在一些送餐、安防场景中,擎朗则是基于室内 SLAM 技术的服务机器人。虽然他们不属于狭义上的自动驾驶,但在陈昱眼里,这些 “智能+移动” 的产业概念都与无人驾驶殊途同归。

“无人驾驶在技术上已经很成熟了,只不过大家对于无人驾驶的安全性有过高的期望。”

陈昱认为,无人驾驶应用于港口或者园区物流、安防以及新零售的限定场景在两三年内的落地是可期的。首先,区域范围是限定的,第二,运营时速 10 公里左右安全性是可靠的,陈昱比较看好低速能比较快实现商业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