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财骗色、迫害女性、精神控制、诱导自杀,PUA 终于声名狼藉。但它的开端,是 pick up artist 的英文缩写,翻译成 “搭讪艺术家” “恋爱大师”,是一种鼓励人们和异性接近的交往技巧,但随后被利用为情感欺骗和心理操控术。

恶劣的 PUA 组织让人们愤起而攻之,尤其是朋友圈的女性,在周末将一个叫 “浪迹情感” 的公众号扒皮示众,声称 “关注此公众号的垃圾,请自觉删除好友。” 作为 PUA 聚集地的浪迹情感在网友的声讨声中被封号了,虽 “死有余辜” 但我们不禁思考,为何在出事之后我们才意识到它们的危害?这类商业模式的发展壮大除了坑蒙拐骗的盈利模式之外,背后有什么资本力量的扶持?恋爱市场到底有什么样的需求?

与此同时,知乎上也有人为浪迹情感鸣不平:“男朋友关注浪迹,女朋友关注咪蒙,父母关注逻辑思维,三方自洽,谁也没有活得比谁更真实。” 也有人说,女性们一味地声讨浪迹情感,但关注迷蒙、chic 原醉等等学习撩汉技能,其实有点双重标准。没有人天生会恋爱,当遇到喜欢的人不知所措,遇到情感问题时我们该去哪里寻求帮助?真正的情感类内容应该以什么样的姿态帮助年轻人?

跑偏了的浪迹情感

资料可查,浪迹情感公众号注册于 2017 年,截止被封之前,有 1276 篇原创文章,最近几篇推送,阅读量已经高达 10 万+。有报道显示,“浪迹情感” 账号注册主体为成都南院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据说公司在 2017 年完成了 2000 万美元的 A 级融资,也有说融资 2 千万元估值 2 亿,当时宣布计划在 A 股上市,但这些都无从考证。

我们从公开资料上查询到浪迹情感融资时的 BP,从其 “花言巧语” 中可以看出他们对于中国婚恋市场的解读和盈利方式。


浪迹情感的 BP 中认为,事业和爱情是男性终身奋斗的目标,但很多男生不善于与女生交往,加上社会的传统观念,男生在求偶时付出的时间和金钱会更多,再从数据上讲国内男性比女性多了三千万,男生更难找到女朋友。教男生 “把妹” 是浪迹情感创立的初衷。

 首先在初衷上,浪迹情感就把男生和女生剥离开来,将男生放在一个弱势的求偶地位上。将 “把妹” 放在需求痛点中,而不是获取一段稳定健康的爱情。这更像是一个教男生 “狩猎” 的培训,一场伪装的游戏。


 

再来看浪迹情感的商业模式,“多元化业务模式” 显示,公司有恋爱速成班、网络课程、私人教练、线下课程、挽回服务、门徒等不同模式,从每月 298 的低价客群、到每月 10 万的高客单价群体通吃,还提供服饰、游戏、视频节目制作等周边配套产品。

可以说是全链条式服务经营模式,从线上视频到线下手把手教学一应俱全。当花巨款一名 “恋爱专家” 来到你的生活中,教你如何搭讪女生,直播搭讪约会过程,在群里汇报恋爱进展,这完全脱离了解决恋爱问题的轨道。课程中学到套路和术语将处处存在于你的生活中,去年 9 月,在腾讯《和陌生人说话》节目里,22 岁的林晨讲述自己从小镇青年变成 PUA 的过程。他说:“套路和人设已经成为了我为人处世的一部分了,我觉得我比渣男都渣。”


从上面图片中可以看出,此 BP 发布时已有 10 万+付费学员,这 10 万多兄弟于 2015、2016 年两年分别为公司带来 1200 万、2822 万的销售额,以及 900 万和 1727 万的税前利润,税前利润率高达 60%-75%。

最后来看浪迹情感的创始团队,其中王环宇持股 70%,其作为 “浪迹情感” 的创始人、南院文化的 CEO,在 PUA 圈内被奉为 “宗师级” 人物。去年 2 月,王环宇因 “涉嫌传播淫秽物品” 入狱,被关 37 天。他微博被封、声名狼藉,却又追随者无数。

在他眼中,学生都是病人,因为他们都 “被女生伤害” 了。他说,他们在感情中没办法去掌握主动,或者一直很被动。而 “浪迹教育就像一所医院,在医院里,一定要和病魔抗争。”

在之前的采访中,王环宇曾说:“我发现中国情感行业得由我来负责,我得肩负起这个重担,中国屌丝三千万,我得让他们明白他们也有春天。”

在贩卖恋爱焦虑和混沌的付费情感知识发展时期,赶上了 “屌丝经济” 时代的浪迹情感因此赚的盆满钵盈。但随着对 PUA 组织的揭露,劣迹斑斑的无良组织也终会受到社会道德的审判。

浪迹情感并非是 PUA 盛行时代的唯一产物,在鼎盛时期,业内人士透露,国内起码有 5000 家此类公司。浪迹情感在内容上已经看出来进行了转型,但因为黑料过多难辞其咎,也有许多 PUA 起家的公司,成功 “洗白” 走上资本扶持的创业之路。

“洗白” 和女性情感咨询

“男性的 PUA,本身就有比较大的道德风险。做女性情感内容,并且平台化,这样风险就小很多。” 头头是道资本的创始人曹国熊跟记者说道。2016 年,他与吴晓波成立的头头是道基金投资了一家叫魅动力的公司。

魅动力旗下的小鹿乱撞和坏男孩学院曾是浪迹情感最有力的竞争产品。其创始人巫家民 “由于发现情感市场品类的局限性”,决定走跨界之路,从 PUA 平台转做婚姻家庭、情感心理的小鹿情感,并投资了一批情感类项目、开发周边内容。在线链接了 3000 位专业心理、婚姻家庭与情感咨询师,通过咨询、付费内容和增值业务解决用户在情感、心理、婚姻与家庭层面的问题,成功的转型成为 “妇女之友”“家庭良药”。

“情感心理咨询类的需求一直都存在,未来会偏向于泛心理领域。相对来说,女性情感类内容更安全更容易成长。” 曹国熊说道。

这也体现在同样引来质疑的女性 “撩汉” 公众号 “Chic 原醉” 身上。在周末的刷屏中,也有人把 “Chic 原醉” 拎出来说,关注此公众号的都是 “渣女”,其文章 “大女人的 “撩汉衣橱”、“如何修炼成撩汉场上的尤物” 引起大家的质疑。对此其创始人施暘在采访中也曾表达过这是女性的解放思想,意在鼓励现代女性发倔自我魅力和潜能,优雅而性感的征服世界。“在我心里, 这个平台不是 “泡学”, 而是一个女性主义的入口, 其背后价值观是女人要站出来讲述自己的爱情和性爱——男生并不可怕, 要敢于接近他们, 释放自己的魅力。” 施暘说道。

事实证明,Chic 原醉也取得不菲的成绩,成立两年便获得四轮融资几千万美元,公众号粉丝过 200 万,去年累计收益过亿。

PUA 与付费情感咨询仅一线之隔,却同处于一片蓝海之中。“如果你在恋爱中遇到想不通的问题,你会找谁去解决?”“如果你很喜欢一个异性,但不知道怎么开口,怎么办?”90 后思想和经济更加独立, 也更自我, 加上大部分是独生子女, 他们这一代进入适婚年龄后, 择偶困难、晚婚晚育、离婚率提升、婆媳纠纷等婚姻家庭和情感心理问题层出不穷, 但是周围很少有人能够从根源上帮助他们妥善圆融地处理好这些问题。

正如浪迹情感的 BP 中所讲,很多年轻人缺乏恋爱经验,不知道如何与人相处,如何解决恋爱矛盾。但是,矛盾是一个问题,但解决矛盾的方法却是另一个问题——肯定不是 PUA 塑造出来的 “假象” 能够解决的。正是心理咨询和教育的缺失才让恶劣的 PUA 有机可乘。根据数据统计, 在婚姻与情感市场, 美国大概有 17 万名持证的婚姻与家庭情感咨询服务从业人员, 在中国, 这个行业才刚刚开始, 但是这方面的需求却从未中止。